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栏目导航
热门排行
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原长沙制帽厂侵吞集体资产


发布日期:2021-11-24 23:43   来源:未知   阅读:

  我们是原长沙制帽厂的建厂创始职工,现冠源服饰有限公司所占有的袁家岭两栋六层楼的大厂房和被征收的曹中街六百多平米的大仓库,都为其前身长沙制帽厂所有,亦是我们这些退休职工的原始股份积累,是我们大家的集体资产。

  但是,2004年,原长沙制帽厂以企业亏损为由,在当时全体在职正式职工不知企业实际经营、财务等情况下,强行要求1984年入厂职工进行内退,并强制签订劳动理顺协议。紧接着2005年在没有召开全体职工代表大会的情况下,借改制之名,快刀斩乱麻,正式更名为长沙冠源服饰有限公司。并规定股东五十人,其中原厂里人员不足一半,占资金比例不到一半,其他大股东均为不知哪里来的人员。

  自从内退十多年来,我们自力更生,自谋出路,从未跟厂里添过一分负担,厂里仅有的就是每年过年发放的一本挂历一壶油二十斤米。直到最近,有人曝出曹中街厂房被征收,我们所有人前往厂里了解情况,但是厂里任何领导都避而不见,闭口不谈。在多方打听后,我们才了解,长沙制帽厂早以由集体企业更改为股份有限公司,股东也不是我们这些职工,而是一些莫名其妙的人。直到我们数次前往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和区委区政府上访,我们才了解到,当年制帽厂负债千万不到,但是仍有位于袁家岭黄金码头的两栋厂房及仓库,其中曹中街此次拆迁就分得1600多万元,而且在厂里内退我们之后,基本没有进行生产,而是将袁家岭两栋大厂房以每年百万的租金租给了七天连锁酒店,并将一楼的四个小门面分别租给了沙县小吃、良品铺子、服装店及杂货店。敢问,就以每年这样一比庞大的收入来源,制帽厂难道还有负债?难道还需要改制来自救?

  我们不断的上访澳门挂牌393444cm。不断的向厂里施压,前面厂里态度还好,不断敷衍我们,问我们有什么要求可以提,我们天真的以为厂里会为我们做主。其实,他们只是不断的拖延时间,寻找对策、寻找后台、完善造价文件,等他们一切准备妥当,就撕下了他们虚伪面目,就一句话,所有的问题都是合法的,有文件可以解释的。从此就是闭门不见,闭口不谈。并且在口口声声企业亏损巨大的情况下,组织股东五六十人前往全国各地旅游,对我们这些老职工不闻不问。难道不让人心寒?

  第二,政府给出的我厂负债1132.82万元,敢问,至今十余年,以我们厂两栋大厂房的租金和仓库的征收,合计数千万元,难道我们厂里还会有大规模欠账?我们仅靠租金就可以在几年时间内自救,何须进行改制?出了181万元股金,就侵吞了年租金百万,售价上亿的集体资产,敢问,当年是谁人如此大胆进行的操作,后面的大老虎又究竟是何人?

  第三,在我们上访的这段时间内,厂里不断拖延时间,在一次偶然的调查中发现,2016年4月19日法人代表已由杨星明更换为刘鸿跃,占股比例高达58%,2016年12月14日,再次发生变化,自然人刘鸿跃股份比例再次增加到96.2%,很多隐秘的股东都消失。敢问,这里面没有问题?没有某些领导的参与?联系我们—加入我们